• 张仪历史上唯一失败的一次辩论??司马错论伐蜀_人文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6-05 05:2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战国时秦相张仪,以口舌之利闻名天下,其凭三寸不烂之舌行走列国,攻城略地之效不输秦军。而就是这么一位旷世奇才却在一场辩论中输给了一位秦国将军,这也是他一生唯一的一次口舌之败!

秦灭蜀国

问鼎中原还是攻略巴蜀?

秦惠文王九年(公元前316年),秦王宫的一场朝会正在讨论秦国当下的战略选择问题,事情缘起于巴蜀两国的战争,蜀国进攻巴国,巴国不敌遣使向秦国求救。

秦惠文王嬴驷有意乘机兴兵南下征服蜀国,但顾虑蜀道险阻行军太过艰难,加之大军南征后秦国兵力空虚,又怕列国乘机来进攻。秦惠文王犹豫不决颇为踌躇,这时朝臣们的参谋意见就显得尤为重要了。

相国张仪的意见很明确:认为当前应该集中兵力东出攻击韩国!秦国目前的外交大战略是跟魏国和楚国保持良好关系,而一心一意专门对付韩国。大军如果进攻韩国深入三川,攻击新城、宜阳,然后兵锋直逼周王城洛阳,向天下宣示周王失道之处,周王无奈之下一定会献出九鼎并在重大事务上听从秦国安排。

秦国据有九鼎便是天命所归,可以挟天子以令天下,如此秦国便是真正的天下霸主了。但如果放弃机会劳师远征去攻打那偏僻的蛮夷之地,能不能打胜不说,秦国称霸天下的大好时机可就失去了。

将军司马错提出了相反的意见:蜀国目前内政不稳民心浮动,目前又在与巴国混战,以秦军的战斗力可以一举灭掉蜀国。蜀国是蛮夷之国,国君又残暴好战,进攻它是正义之举,在列国不会引起什么反应,外交上没有什么问题。而灭掉蜀国得到的好处却是实实在在的,秦国的疆域可以得到扩展,财富可以得到增加,兵员可以得到补充。进攻蜀国可以说是名利双收的好事,有百利而无一弊。

而此时进攻韩国、威逼周王则风险太大,如秦国拥九鼎挟天子称霸天下,关东诸国一定不会服气。周天子毕竟还有一定号召力,韩国也会积极与楚、魏和解并结盟赵、齐来抵御秦国进攻,很可能会形成新一轮的合纵攻秦,如此秦国就有危险了。两相权衡之下,目前还是攻灭蜀国更符合秦国的利益,称霸天下还要等待更合适的时机。

相国张仪深得嬴驷信任,其连横之策也屡屡破六国合纵之谋,嬴驷对他基本上是言听计从,而司马错的地位及功劳就远不及张仪了。按理说这次争论的结果应该是全无悬念了,但嬴驷毕竟不是寻常国君,他并没有无原则的偏听偏信,而是权衡了利弊,尤其是抵御住了问鼎中原称霸天下的诱惑,从秦国长远利益出发,支持了司马错讨伐蜀国的主张。

大计既定,张仪与司马错率领秦国大军南下,历时十个月,完全征服了蜀国,大军回程时秦军又捎带手把蜀国的老对手巴国也给灭掉了,从此广阔的巴蜀之地都划入了秦国的版图。

攻略巴蜀的长远意义!

自秦惠文王嬴驷灭巴蜀后,一直到秦昭襄王嬴稷执政期间,在巴国及蜀国旧地陆续建立了巴郡、蜀郡。这两个郡在秦国后期统一天下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可以说这巴蜀二郡使秦国在国力上有了攻灭六国的可能。

巴郡、蜀郡二地相比其它秦国领土拥有两个优势:

一是财力物资优势。巴郡、蜀郡地域广阔且自然条件优越,二地都处在秦岭以南四川盆地内,气候温暖湿润,水土丰饶,出产丰富。尤其是李冰出任蜀郡太守后,修建了都江堰等一系列水利工程,不仅解决了岷江泛滥成灾的问题,而且引渡下来的水源还可以灌溉十几个县,灌溉面积达三百多万亩。从此,成都平原成为“沃野千里”的富庶之地,也从关中平原手中夺得了“天府之国”的美称。巴蜀二郡从此成了秦国的大粮仓,为秦国连年征战提供了充裕的后勤保障。

可以说,没有巴蜀诸地的粮食等物资支持,后来秦国发动统一天下的大规模战争是不可能实现的。

二是对楚国的地理优势。整个春秋战国期间,楚国一直都是实力最为强悍的大国,其疆域广大、物产丰富、人口众多。而且楚国腹地在长江流域,远离中原纷争之地,具备极大的战略纵深。以往秦与楚国的战争只是在两国边境或是在第三国领土上进行,秦国难以对楚国核心地区如郢都等产生实质性威胁。秦将巴蜀之地纳入版图后,其统治范围从西北延伸到了西南地区,两国的地理态势发生了重大的改变,秦国与楚国在长江流域接壤了,而且秦国在上游居高临下,对楚国形成了泰山压顶之势。

公元前280年,司马错率领秦军自巴郡沿水路进攻楚国,攻取了黔中郡(今贵州东部到湖南西部一带),并迫使楚国割让了上庸和汉北两地。黔中郡是楚国郢都的西部屏障,失去了黔中郡的楚国陷入了更大的危机之中。

公元前278年,白起率领秦军攻破郢都,火烧了楚国王陵。楚顷襄王仓皇逃亡,楚国迁都陈城,疆域人口大减,从此一蹶不振,失去了主动出击进攻秦国的能力。秦国经过与楚国的几场战争后,疆域大为扩展,几乎占有了中国西部全部版图,土地财富人口可与六国相匹敌。六国中尚能一战的只剩下赵国了,其余诸国只能苟延残喘了,秦国统一天下之战水到渠成的提上了议事日程。

战国后期形势图

秦国君臣的历史选择!

在攻略巴蜀一事上,名满天下功勋盖世的秦相张仪也有考虑失当之处,有急功近利之嫌。司马错面对权威没有盲从,敢于提出自己的见解,这是难能可贵的的!当然这背后必然有司马错对天下大势的详细洞察和敏锐判断,就单独对这一件事情而言,司马错之眼光长远超过了张仪。

秦惠文王作为最后决策者,抵御住了问鼎中原的诱惑,最后选择了符合秦国长远利益的巴蜀。他没有因为对相国张仪的信任而一味附会,而是站在一定历史高度权衡了利弊,忍痛放弃了可能让其风光一时的称霸之路,其选择同后世朱元璋的“高筑墙、广积粮、缓称王”有异曲同工之妙!